香港海洋公園又虧11個億

商業資訊

依據香港海洋公園最新發佈的年度報告表明,生態公園進場接待量下挫至140萬,虧本11.116億港元。受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危害,海洋公園2020年暫停營業逾3個月,面臨破產倒閉,政府那時候付款54億港元為它“靜脈注射”。這一年裡,海洋公園一直在尋找轉型發展,但好像仍未邁入“轉折”。

 

政府難再“泵水”

 

持續第二年遭到新冠肺炎肺炎疫情下挫,香港海洋公園上年11月公佈了2020至2021年財政年度業績報告,2020年7月1日至上年6月30日的財政年度期內,生態公園進場接待量下挫至140萬,較上一個財政年度降低36%,收益則下挫45%至3.936億港元,扣減政府部門支助前的運營虧本淨收益為11.116億港元。

圓方表明,海洋公園自2020年7月1日至上年2月17日,按政府部門標示暫停開放,同心同德146天,等同于該財政年度達四成時間,期內徹底喪失訪問量收益。於2月18日再次對外開放後,生態公園客容積亦大幅度受到限制,僅以當地訪問量為主導。

香港立法會旅遊界立法委員姚思榮預估,在一切正常過關遙遙無期下,生態公園的運營條件仍非常艱辛。

上年,香港政府部門仍在再次助推。

香港旅遊事務署在接收新聞媒體流覽時表明,特區政府部門在上年3月19日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強調,預估海洋公園受新冠疫情危害,將來數年平均會發生負數的淨現金流量流,故需助其渡過財政危機。

政府部門那時候向海洋公園給予一筆16.64億人民幣的非常常付款,並決策自2022至2023年度起一連4年,向海洋公園給予每一年較多2.8億人民幣的有期限補貼。

看得出,香港政府部門是確實特想挽救這一香港人的“團體追憶”。但若海洋公園再不成器,政府部門的錢終究並不是狂風刮來的,不可以一直填充這一“無底深潭”。

姚思榮在接收新聞媒體流覽時強調,政府部門已表明不容易再向海洋公園給予支助,能否撐過去,來年很重要,“會是一個大考驗”。

 

社會事件累加肺炎疫情,海洋公園差點兒破產倒閉

 

2019年後半年,訪港遊客大幅度減少,2019年7至12月,海洋公園僅招待遊人約190人次,同期相比漲跌幅超出三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趕到2020年初,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席捲全球。海洋公園從1月中旬就逐漸停業整頓,5月份忽然公佈現金流量面臨匱乏,如無資產引入,更快6月份就需要破產倒閉。

資訊一出,社會各界議論聲持續。有人說海洋公園做為香港第一個主題遊樂園,是香港人的“美好記憶”,就是這樣破產倒閉了很遺憾;也有人說這恰好是香港尋找發展趨勢轉型發展的最佳時機,可以一改過多依靠旅遊業發展和服務行業的狀況。

港九勞動力社團活動聯會現任主席林振升那時候表明,一旦海洋公園畢業,約4000名全職的、做兼職職工可能下崗,無法養家糊口。

而人以外,海洋公園裡的小動物也是“無從說起”。做為文化教育和育幼產業基地,海洋公園飼養動物約7500只,一旦破產倒閉,怎樣處理這種小動物會變成一大難點。

最後,海洋公園的“破產倒閉困境”,以政府向立法會申請辦理54億港元付款來還款生態公園商貸及其保持下一年經營並獲允許,得到臨時處理。

的確,這兩三年在社會事件和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多重累加下,海洋公園持續遭受下挫,還經歷了三次閉園,但實際上早在多年前,海洋公園就已初顯疲憊感。

“已屆中老年”的海洋公園,也曾有自身的“輝煌年代”。

1977年1月10日開張以後,憑著精彩紛呈的“拿手好戲”海豚表演及其有著那時候香港唯一的空中纜車等,海洋公園廣受香港人和國外遊人的鍾愛。

2003年香港對國內對外開放“自助遊”以後,訪港遊客大幅度升高,雖然遭受過“沙士”(抗擊非典)的傷害到,海洋公園的遊人總數仍然邁入了新的高峰期。

十年上下的時間,海洋公園招待遊人接待量從370萬提升至2012年的逾700萬,並於同一年喜獲“全世界最好主題遊樂園”巨獎。

但在哪以後,伴隨著香港附近的都市也逐漸修建主題遊樂園,許多遊人也感覺海洋公園遊樂設備老舊,再加上門票費相對而言不划算。與此同時對比起迪士尼樂園,海洋公園的紀念物及其知名品牌號召力也還不夠。

2015至2016年財政年度,海洋公園招待遊人接待量減少至600萬,自此年年虧本超出2億港元。

 

“疫後”求“再生”

 

上年1月18日,海洋公園企業執行總裁劉鳴煒表明,海洋公園將從主題遊樂園搖身一變為“旅遊勝地”,看得出轉型發展的信念也是特別強的。

為了更好地更改群眾“一年只去一兩次”(很有可能都沒有)的狀況,海洋公園的下產業園區將不收費,換句話說群眾可以免費在山腳下進到生態公園休閒娛樂,及其開展餐飲業類或零售類的交易,與此同時,完全免費的行動室內空間也可以吸引住到大量演奏會文化演出。

收費標準閘口會改建在山裡,對於許多遊人都曾調侃過的年久遊樂設備,海洋公園“大手一揮”,將一批已到“使用壽命”的機動性手機遊戲取代。好像“摩天巨輪”、“瘋狂過山車”、“急速之行”跳樓機、“奔月蕩秋千”、“滑浪太空船”等,都是會在這裡兩三年內離休,取代它的大量妙趣橫生的休閒活動。

對於“重中之重”海豚表演則會撤銷,這也是為了能能夠更好地相互配合生態公園自身的育幼人物角色,回復環境保護人員很多年來明確提出的有關生態公園飼養小動物利益的異議。但生態公園尚未確認取消的具體時間,並方案添加近距觀查鯨魚新專案。

水上游樂園上年9月21日開始營業,但造化弄人撞上超強颱風和“黑雨”侵蝕,還由於不允許消費者退票費只有換票而一度被批,再加上氣溫逐漸變涼,也有線民嘲是“進場游冬遊”,看上去市場前景臨時並不是很佳。

海洋公園這一系列更改或是有能招引到人的地區,但在還沒過關以前,海洋公園都難以邁入真真正正的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