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殯儀服務文化藝術藝木淺析

雜談論道

殯,死在棺,將遷葬柩,賓遇之。殯,意即停柩待葬也。中國中華傳統文化藝術高寬比重視與世長辭的意識,祖先在家裡大方過世才看命好,喪家大多數數惠顧長生店。

香港華人按照傳統式在家裡申請辦理喪禮,將遺體置放房間內。葬禮結束後,仵工抬著遺體運到墳地下葬,此全過程稱之為出葬。

香港開埠早期,來香港人員多是單身男性,但求求職工作中機遇。假若她們命喪異國他鄉,壓根承受不住在家裡治喪的花費,甚或社區業主不欲有的人喪生於本身的工廠內,臨死前把她們送至義祠或丟棄街上,由慈善公益團隊施棺代葬。

在傳統式中國農村社會發展,鄉人的殯葬主題活動,全是會由一個村社群行銷互幫互幫互助下實現。現代都市社會發展因為人口數量流動性非常大,住戶中間關聯相對性並不緊密,一般選購棺木及相關的事項,一般由長生店代辦企業。
 

長生店的發生

 
香港城區長生店始於什麼時侯?

港島區長生店的歷史時間,堅信可追溯到開埠早期的太平山區,墳墓街(普仁街)、太平山街毗連的荷李活道一帶。1855年5月《遐邇貫珍》內刊知名為〈北京市鳥巢論〉的一篇報導,謂裙帶路(大約即維多利亞城的範疇)一共有二間仵作館。

1889年5月政府部門部門在憲補報嚴格執行命令,規定派發中國人喪禮的承辦人(undertaker)的執牌時,務必遵照將棺木埋進地下六英呎的規定,顯見那時侯的長生店現有一定總數。至1934年12月,本港一共有五十五個具備的殯葬承辦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香港的長生店,多由籍貫廣東東莞人員設立。長生店以魯班為領域神。凡遇魯班先師誕,各木工淤泥等領域職工均請假一天,由東家備筵接待,長生店亦不例外。

那時侯民俗文化覺得小朋友吃掉剩餘飯食,能夠延年福壽。謂之迷信活動者沒什麼避諱,在長生店前座長隊取飯。長生店經營規模大小不一,不僅有資產超過一萬元者,亦有店中庫存產品應用價值小於二百元者。

那時侯長生店運營的業務步驟廣泛,除售賣棺木,亦為有還要者僱用道士職業、佛家弟子、樂師、仵作、執骨等殯葬店家,蓋因在傳統式華南的文化藝術藝木意識中,馬上處理屍體者素來被視作邊沿群體(即受不幸身亡環境環境污染的人),一般群眾均不高興和她們觸碰,長生店便變成聘請這種邊沿群體的仲介人。

有些商店還有兼銷售服務,同時為家人提供葬禮服務。服裝店也為家人提供服務。服裝店也為家人提供服務,以及為家人提供禮服,禮服等服務。

1949年5月本港人民法院案子審理一宗相關假借葬紙案件:跑馬地天主墳場的管理方法員馬利奧涉嫌存在假冒葬紙三張,其妻馬加烈則被測教唆及堅持。

廣壽長生店商家程氏在庭前貢稱謝女生(即次被告)于1943年間曾與他洽談,稱可給予非天主教徒下葬于天主墳地的買賣,但須交貨賬款,若有此項做買賣時,可與她洽談。

程氏謂陷落階段該類做買賣約有六、七宗,重光後約有五至六宗。陷落階段每宗約給軍票五百至一千元,戰爭結束後收費規範從八十元至一百二十元不一。

武昌區起義後,國內政局躁動不安,九龍地區人口數量大幅增加,九龍區長生店數量大幅增加。當時長生店大多集中在港島上環、萬仔、九龍油麻地。

根據1927年《香港華字日報》的記載,油麻地共有長生店十二間至1855年那時的長生店大多數與民居有關。

1940年12月1日,油麻地窩打老練十三號五福長生壽衣店發取火災安全事故。該店鋪租賃一棟四層高房子的地下運營,樓頂均為住戶。中午六時三十連鎖店內棺木無端著火,消防安全隊員在場救護。幸該房子為石屎工程項目建築,沒有湧向樓上住戶。
 

東華醫院與長生店的協作關係

 
戰爭長生店與東華醫院的香港殯儀服務有緊密相關。其一為長生店為東華醫院給予棺木與運輸服務專案。約在二十世紀初,長生店已承擔為東華義莊準備棺木,給予大部分殯葬服務,與此同時也用租入的蝦苟艇(中小型漁船)堅持運輸中國人死者屍骸返鄉安葬。

據東華醫院執行總裁會議紀錄(1913-1914)上述,那時侯公議東華的殮葬原材料費由福壽、仁壽、天壽號籌辦,分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輪換制,每到十日之日,則由各號酌量輪換制。

大約於1890年代起,香港的長生店亦為東華醫院籌辦贈送遠洋輪船的天津市棺,用於置放喪生於船裡的遊客屍體,免遭海員丟棄海上。

前期的天津市棺一部分用鐵製成,能夠數次應用。之後則改為山樟木。長生店與東華醫院簽署合同書,須確保棺木的品質。

如在1920年11月19日的大會,東華會董即商議與延壽號簽合同書,規定該號每個月交棺木二十副,每副餉腳九元二角。至1921年7月17日的大會,會董則指責「延壽號付來天津棺材規格不照合同書書申請辦理,公議交託分任國家總理深查,隨後決定」。

第二類為醫院門診輪值服務專案。中醫藥學鑒定邀約各長生店輪著在院輪值,由醫療過錯鑒定邀請各長生店對棺木進行鑒定,使長生店能較低價格為家屬提供殯葬服務。死親如獨立殯葬者,可向長生店輪值購買棺材。

約1920年代,東華醫院院長規定,長生店需捐款一百元,才能上醫院輪值。一九三七年,香港和九龍輪值的長生店有五十一個。

至1937年6月,東華醫院現任主席周兆五覺得輪值長生店規章規章制度流弊散生,發生土工試驗試驗敲詐敲詐勒索利是、盜去死者錢財、長生店隨著意進出醫院病房攪亂紀律等難題,因而改訂規章規章制度,規定輪值長生店每號須繳擔保金二百元存院做為質押,若發覺該號發生營私舞弊情況,即終止該號輪值並沒收保金。

輪值長生店對新此頗感不滿意,聯名鞋繕函呈請朱氏收回成命,謂前不久本港工商管理局交困,長生店做買賣很少,實難繳出二百元為擔保金。
 

殯儀館的出現

 
在當地,殯儀館是一種新興行業。香港第一家殯儀館應該是香港殯儀館。大約在30年代,這個博物館是由一名外籍人士創辦的。其前址設於今灣仔修頓球場附近,後遷至灣仔道與德仁街交匯處(現現一體化管理中心旁籃球場地)。

袁伍鳳女士謂前期香港殯儀館用簡單的竹棚拼出,一般死者會被送往場館收殮,停柩三至五日後舉殯。大約在二戰後,殯儀館已入遷商務大廈內運營。

曾於香港殯儀館工作上好多年的崔耀老爺子謂前期香港殯儀館的管理員員是一位名字叫做鍾詩老婆(Mrs.BrownJones)的英國人。她的丈夫曾承擔解決英皇集團喬治五世喪禮,她自身則善於為死者畫妝。因灣仔附近有石礦廠,殯儀館的墓碑全是在本廠訂制,故殯儀館設於灣仔。
前期香港的殯儀館沒有冷庫設備,絕大多數遺體都不會作防腐蝕蝕解決,衞生當然環境極不理想。與上海市對比,香港的殯儀館相對性經營規模狹小。

據我所知,在20世紀30年代末,香港的殯儀館中最少有五家,即摩禮信殯儀館、香港殯儀館、福祿壽殯儀館、晏打臣中西方喪事辦事所(加路連道)及天后宮(摩禮信殯儀館、香港殯儀館、福祿壽殯儀館、晏打臣中西方喪事辦)。和國內其他大城市(如上海市)相比,香港殯儀館的數量明顯較少,因此,逸廬主人到《香港九龍便覽》曾說:「香港殯儀館很少。」

因為那時侯作風的關係,一般僅有西人及極少數旅港中國人(一般她們的住宅並並不是自置居所)的喪禮才在殯儀館舉辦。如前北京市大學校領導蔡元培於1940年3月命喪龍都,便是於灣仔摩利臣山路的福祿壽殯儀館入殮。那時侯在殯儀館舉辦的葬禮,大多數數已採用中西方合併的禮儀知識。

據香港《大公報》報導:「蔡公屍體七日下午入殮時,因福祿壽殯儀館影響力仄小,故佈置簡易,會堂內供蔡公遺照,四周堆積社會各界致贈之花圈,四壁滿懸輓聯。屍體穿藍袍黑掛晚禮服,均以國內絲綢特別製作,戴著呢帽。三時入殮,由蔡元培的小孩扶入棺內,上覆綉被,第一部外露,頂蓋夾層夾層玻璃」,「蔡氏家屬等約三百人,均恭立身處世會堂內,先後整隊至靈前施禮,並拜謁遺容而退」。

出葬當天送殯團隊達五千人,香港學校店鋪都下半旗志哀。殯儀車進到南華會體育場舉辦公祭,參與公祭的學校及社團活動達一萬多的人。接著遺體被送東華義莊儲存,同一年因戰爭關係,安葬於香港仔華人始終墳地。近年來來有的人提議把蔡氏屍體歸葬北京市大學,但最後無法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