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螞白蟻

雜談論道

“浮生碌碌白蟻子群,莫嗔頭頂雪陸續。”寢室在五樓,卻經常由此可見在陽臺門邊框與房間內的交匯處,暈頭暈腦地爬出來幾個白蟻來。白芝麻尺寸,頭尾苗條,與塵土隨順。院校裡也是有塊頭惹人注意的大白蟻,下完雨後兩三成群地在泥濘不堪的碎石子地面上爬行,一節大拇指尺寸,色調烏黑,惹得大家每到歷經都掂腳避開。

許是氣侯自然環境的原因,家中的小螞白蟻多是一些塊頭,毛毛的一點,髮絲般大小,喜愛兩三搭老伴兒地上下交通出行,非常少掉隊。記憶裡,我第一次見到那烏黑健碩的大白蟻或是在我五歲的情況下,去北京參與一個稱為“孵化器”的暑期夏令營。

酒店住宿是兩個人一間。還記得那就是一個老住宿樓,混凝土地面,小夜燈昏暗,即便 是夏日裡,也很清涼。那時候我大約是上幼稚園中班,會寫的字很少,因而發出來讓寫日記的本子h,除開拼音字母與我胡編的字外,大部分都被疊了紙船。那紙很結實,很禁得起水,因此我便放了滿滿的一浴盆的紙船,頗有一副火燒赤壁的氣魄。那一缸開水惹得滿屋子縈繞,以至之後教師都迫不得已回來幫我撈那滿塘的紙槳。

我年紀最少,因而同來參與暑期夏令營的姐姐們都很照料我。我最喜歡的便是下雨時候,好多個親姐姐便會領我要去住宿樓旁的小賣部裡去買可樂。那時我運勢很好,手到的地方便是“再來一瓶”,大部分花二瓶的錢就可以大家很多人喝,因而姐姐們都是會像看吉祥物設計一樣,將我抱上銀行櫃檯,幫我擺一圈可口可樂,酷似在抓鬮。拿可口可樂回來的情況下,大夥兒大部分全是跑跑跳跳的,我便躲在親姐姐背後看他們將手臂伸得老長去開那可樂瓶,總有一個磕磕碰碰得強大的,“咕嚕咕嚕”漾出一堆泡沫塑料來,好像夏季都沾染了碳酸飲料的氣場。你是否還記得有一個學芭蕾舞的親姐姐,隔三差五會取出一雙芭蕾舞鞋來,白粉紅色的綢帶映在濕冷的牆面上,同是身影,卻暗生絢麗,多有歡歌笑語,在廊間彈跳著,丁丁當當。

第一次看到那成群結隊的大白蟻是在沙土地上。午後的陽光蒸的路面很是空氣乾燥,大家按年紀分為了不一樣的等級,必須 清單自身組的隊歌、小組名開展演出。大家組的小孩年紀小,大多數都是在蹲在地面上看小螞白蟻。有一個眼長得很美的白蟻專家還抓了一飲料瓶的大螞白蟻,烏黑光亮的機殼,兩三粗大的身體疊在一起,很是駭人聽聞。站在一旁看見那沙土地上的大螞白蟻,有一隻的小螞白蟻生了一個癟癟的頭。我一下子想到了和爸爸一起抓蟈蟈時,爸爸總要我躲著那後腦勺扁平的蟈蟈,說那亂咬。但上下看去,也僅有那一隻後腦勺扁平的小螞白蟻,這就引來人去想,那小螞白蟻的頭是否被哪些物什砸扁的。因此,之後每一次歷經那沙土地我一直繞著走。最先,那黑亮亮的大白蟻爬行在腳邊確是駭人聽聞。次之,我很怕一腳踩碎了白蟻頭,而儋州市白蟻還晃悠悠爬著,變為一隻兇狠的喪屍白蟻。

如今要來,那暑期夏令營大約是以教育學員自我認識為目地的。怎奈那會年齡太小了,心緒如麻,儋州市小螞白蟻變成我唯一憂慮的事。

你是否還記得待我回家了的情況下,瘦了許多 。我便趁著家中成年人心痛我的勁,從寵物用品店抱進了二隻小貓咪和一隻小狗來。那三隻幼仔毛絨絨的,瞪著一雙圓眼見著你,令人很是心生歡喜。我便倏然摟了一懷,有一些趔趄地往家走。

地面上的小白蟻在我有一些懶散的步伐裡急急忙忙地翻來翻去,我內心松了一口氣,這小白蟻身小又靈便,終歸是不害怕它變為喪屍白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