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被私家偵探抓住了

雜談論道

私家偵探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來走去,在酒店大堂和走廊裡平靜地打電話,時而安靜地久坐路邊。 在車裡。

外來者和新人通常認為隱瞞和掩飾是私家偵探的行為邏輯。 戴鵬軍剛入行時也是這麼想的。 但他很快推翻了這個邏輯,因為“一個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隱藏自己”,任何行為都必須留下痕跡。 而私家偵探就是那些跟著藤蔓找到真相的人……

時間是中午11:30, 多雲, 和淅淅瀝瀝。 下雨了。 雨刷把前玻璃上的雨水一掃而空,視野重新變得清晰起來。 私家偵探戴鵬軍坐在駕駛座上,吃著一片全麥吐司。 副駕駛座上是他的搭檔法老,雙手垂在腿上,拿著一個小型的家用DV。 兩人淡淡的聊著,但目光始終注視著前方,鎖定在一輛停在三百米外的黑色賓利上,神采奕奕,就像一頭埋伏在草叢中等待獵物的豹子。

這是城郊,工業企業多,人口稀少。 道路和天氣一樣寒冷,車流稀少。 戴鵬軍的黑色轎車停在一條與主幹道垂直的小路交叉口,半藏在人行道上的灌木叢後面,車窗遮光膜很暗。 如果不是半小時前停在前方百米處的白色小巴擋住了部分視線,這裡將是絕佳的蹲點。

不過,這次小事故並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隊伍的另一輛車停在馬路對面,視野開闊,距離目標車輛也有三四百米。 跟蹤是專業私家偵探的基本技能。 原則是不迷路,不暴露,儘量靠近目標,不迷路。

戴鵬俊中等身材。 他戴著一副眼鏡,頭頂只剩下一層薄薄的胡茬。

這樣的樣子,日常穿著T恤或者襯衫,可以是小老闆,也可以是普通白領,也可以是老闆身邊的領導或工作人員。

總之,擠進人群就可以消失。

不過,與大多數同齡人相比,戴鵬君實在是太高調了。 當他接觸媒體時,他從不假名或隱藏自己的臉。 他有自己的解釋:“這個行業還處於灰色地帶。,公眾對這個行業的印象也有些負面。 我想讓這件事公平。 我有信心揭露它。 說白了,戴鵬君這樣做是在法律範圍之內的。 我所做的一切都必須經得起方方面面的考驗,無論是客戶、輿論還是執法人員。 “他願意表達,說話不休。總有一種行業代表性的感覺,“我是什麼,中國私家偵探是什麼。”

曝光也是一種宣傳手段,也是一種 讓他更顯眼、更可信。戴鵬軍經營著一個7人的調查組,主要承接婚姻調查業務。這幾年業務有所好轉,不再需要親自上前線, 主要負責委託、調度、溝通,旁邊的法老是團隊的主要負責人,業務能力極強,戴鵬軍稱他為“行業標杆”。

法老精幹,說話 話不多說,他當過兵,軍訓給了他作為私家偵探所需要的一切素質:自律、專注、敏捷、耐力強。大部分調查時間都花在了長時間的蹲守上。有時汽車被 停在第 地下車庫和空調無法啟動。 他能耐得住脾氣,可以在悶熱的車裡呆上一整天,不困倦,注意力不集中。 他不抽煙,太濃的煙和車窗的煙很容易引起注意。 他隨身的背包很滿,裡面裝著家用DV、備用電池、每天一定量的乾糧和水,還有空的礦泉水瓶和垃圾袋——一有危險就下不了車 曝光度高,車內解決方便。 他凝視的目標是保持眼睛的專注,由於終年用眼過度,甚至患上了眼石。

現在,這個訂單是三天前收到的。 女客戶一周後四五個回來。 田的丈夫覺得可疑。 她聯繫了戴鵬軍,確認了她丈夫每晚都在做什麼。 “不管是不是作弊,我想知道你晚上去了哪裡。” 她提供了她的家庭住址、丈夫的照片、工作地點和車輛資訊,調查於第二天晚上展開。

可疑點迅速出現。 當晚,老王帶領大家到住處熟悉環境,以便找到行車路線和合適的蹲點。 那是。 位於市中心的一個高端社區,晚上11點左右,目標汽車進入社區,駛入地下車庫。

但是客戶反映,丈夫當晚淩晨3點才回家。

這種情況讓戴鵬軍想起了他曾經處理過的另一個案件。 男性目標在居民區。我向我的愛人租了另一間公寓,僅相隔兩棟樓。 晚上,他說出去應酬,等車停在社區最偏的位置,人就鑽進了那棟樓。

昨天的追蹤沒有出現異常。 男性目標是一位元忙碌的企業主。 他晚上去了兩三個地方,都是普通的娛樂和酒局。 今天早上不到8點30分,調查員已經在社區外了。 9時30分左右,目標車輛出發前往工地。 現在,守衛已經進行了將近兩個小時。

“飯菜訂好了,馬上就出來了。” 法老說著,調整了坐姿。

十分鐘後,一名身穿淺色西裝的青年走出大樓,目標出現了。 老王一言不發,立即舉起了手中的DV,習慣性的用一隻手捂住了身體。 這幅畫畫得很近。 鏡頭中,男目標邁著大步,動作幹練幹練。 他快步上車,車子向前開去。 駕駛座上的戴鵬君已經發動了車子,卻沒有立即跟上。 目標車輛前方有一個十字路口。 剛左轉,戴鵬君就踩油門加速。 當汽車到達路口時,他恢復正常速度並轉彎,與賓利保持適當的距離。

戴鵬軍,1982年出生於江蘇泰興。 初中畢業後,他不再上學,來到上海學習縫紉。 學習了半年多,天賦驚人的他放棄了。 我又去學做飯了。 學了三個月,連餛飩都不會做。 他回到家鄉,在街邊擺攤賣舊書。

一個小縣城的小夥子,沒有學歷,沒有背景,沒有錢,看不到出路,很迷茫。 他玩了整整一年的網路遊戲。

但2003年,他在上海衛視看了一個節目,採訪了一位名叫魏無君的私家偵探在上海。 他頓時覺得受到了打擊,本能地告訴他,這門生意是他的攀登之路。 他立即在網上搜索了魏無鈞的聯繫方式,發了一封真誠的郵件,希望向他學習,進入這個行業。 但是魏無羨收徒的費用是兩萬,戴鵬君實在是難以承受。 他沒有放棄。 半年多來,他每十天半發一封郵件,反復表達自己的願望。

次年元旦早上8點,他接到了魏無羨的電話。 江蘇正好有請客。 魏無鈞讓他馬上動身去江蘇吳江的一個社區。 逢節假日,直達火車票早已售罄。 他向南沖去,在路邊攔了一輛去無錫的車。無錫的長途大巴先坐火車到蘇州,再坐小巴到吳江縣城。 當他終於騎著摩托車趕到指定社區時,已經是下午4點了。
在社區門口等了幾個小時,魏無鈞開著一輛白色的奧迪A4出現了。

“少爺,這車好帥,好搶眼,不會影響工作嗎?”

一上車,戴鵬君就問道。 魏老師說,一般來說,黑、白、灰的車和衣服都是正常的,只要你的行為沒有異常。 他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

“重要的不是躲,而是能夠融入環境。”

這句話讓戴鵬有了啟蒙。 . 他仔細考慮過,不知道整個過程,是否可以進行調查? 那時,沒有天網系統或監控視頻。 他反復考慮了整個過程,得出的結論是,一個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隱藏自己。 只要是已經做過的事情,只要是刻意調查,就不可能逃脫。 小心和故意的隱藏將不可避免地導致故意的行為。 它不像自然而然地表現那樣自然和正常,但不會引起注意。
這一次,他跟著吳江走了十多天,很美。 魏無羨收了他為徒,他正式進入。

後來,隨著經驗越來越豐富,戴鵬軍發現所有的調查方法和技巧都離不開他從第一份工作中學到的原則:第一,獨立處理各種情況。 ,靈活、靈活地解決問題的能力; 二是保持常態,融入環境。

比如,當你發現你的目標進入了一家酒店,但你不知道他住的房間時,你該怎麼辦? 根據現場情況,總有方案。
有一次,目標早上去酒店食堂吃早餐。 他似乎是不小心路過。 餐廳門口的服務員在房號登記表上打勾,一眼就看到了目標房號。

還有一次,他在前臺觀察了幾位工作人員,挑了一個臉色不錯的。 ” 他上前直接問道:【h】“王先生搬進來了嗎?”

對方問:
“你的全名是什麼?”

他報了名。 對方說:
“已經搬進來了。”

他沒有問是哪個房間,而是說:
“那你可以在我對面開一個房間。”

關鍵是你要問的很自然,頭腦清晰,前臺會認為你是按照一般情況,他自然會認為你是負責接待的助理,住得近,方便照顧。
但比較安全的情況是,觀察到目標已經搬進來,離開房子後,他會去前臺詢問。

比如在另一個場合,戴鵬君用同一種語言詢問時,前臺小心翼翼地打電話給目標房間確認。 房間裡沒有人,但戴鵬君卻看到了前臺服務員撥打的電話號碼——8+房間號。

魏無羨曾對戴鵬君說:“小戴,我們這次旅行最危險的就是開車。”

2009年,戴鵬軍接到南京打來的電話。 來電者是一名中年婦女。 電話那頭,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強勢,語氣果斷,不容置疑:

“我確定我老公有問題。”

打來的女客戶是當地的一根杆子。 有權勢的女性、企業家和丈夫都有兩個孩子。 她的丈夫在她的百貨公司擔任部門經理,她每年付給他一百萬。 丈夫之前有過前科,事情結束後,客戶不知道丈夫當時是否與小女孩有任何接觸。 但她從丈夫的生活行為判斷,他肯定又出軌了。 委託人提出方案,邀請小女孩出去見談,戴鵬君跟進小女孩的下落。

女孩很年輕,白皙漂亮,是個大學生。 兩個女人說話後,女孩出來撞了一輛摩托車。 戴鵬軍立即停下了租來的車,一上車就對師傅說:“你跟著她,到了地上給你200塊錢,你違章我算我的。” .” 司機頓時激動起來,蓋上車牌,追了上去。 女孩在一個老小區門口下車,一進門就哭著喊。

戴鵬俊向客戶借了一輛車,在社區門口蹲了好幾天都沒看到 那個女孩。 直到第四天,男目標出現在一輛高檔商務車上,女孩跑出社區上了車。 商務車駛上一條未修好的偏僻道路,停在路邊。

戴鵬君不敢靠近,保持在三百米左右的距離。 他很興奮,開始推斷女客戶在城裡太精力充沛了,老公估計她也不敢帶姑娘去酒店開房了。 那麼,如果車子停在這麼偏遠的地方,車子晃動的概率很大。

半小時後,商務車開走了。 他去停車場檢查,路邊扔用過的避孕套。 他向客戶說明了情況,並建議她做好準備。 下次男目標開車去接人時,他會第一時間通知他。 那個時候委託人要帶親朋好友去抓現況,私家偵探只負責提供資訊。

當天,女企業家帶著幾人開車,與戴鵬君見面。 戴鵬軍建議,如果兩車一前一後包夾,男目標的車就走不了,棄車也跑不了多遠。 話還沒說完,就被客戶用不容置疑的語氣打斷了,“別鬧,他看我腿都嚇壞了,快告訴我我在哪。” 然後她就直接開車去了現場。

當她到達現場時,她的車還沒有停下。 男目標看到她,一腳踹下車。 戴鵬君下意識的加快了速度追趕。 汽車在一條漆黑的未完工的道路上高速行駛了幾公里。 目標車輛突然急刹車,並以直角拐入小路。 沒想到,這是一條死胡同,面前是一堵牆,戴鵬君嚇了一跳。 車速太快,路上還有碎石,車根本停不下來。 他狠狠地敲了三個方向盤,終於拐進了小路。

一上小路,他就刹車,不再跟上。 他打開車門下了車,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不一會,車子就翻了個底朝天。

幾年前,還有一個委託,讓戴鵬君還心有餘悸。

一個女兒想檢查她 70 多歲的父親。 老父親是億萬富翁,他的妻子已經去世,他有三個孩子。 客戶是最小的女兒。 她說她父親和一個女人很親近。 老爺子已經為她花了幾百萬,買了一輛車。 這是一個無底洞,損失必須及時止損。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戴鵬君瞭解到,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子是一名銀行職員,非常有魅力。 女方家境不錯,老公在機構裡。 他們希望進一步掌握這名女員工和她丈夫的資訊,但還是難以突破。 調查已經到了瓶頸。

就在這時,幸運的新突破出現了。 有一次,女工作人員去了老人家,兩人發生了關係。 這一切都被臥室裡已經放置的攝像設備記錄了下來。 拍攝器材自然不是戴鵬君放置的。 他對界限的把握非常謹慎。 如果他放置它,那將是非法的。 在提出拍攝方案時,戴鵬軍明確表示,監控設備只能由委託人自己安排——把監控設備放在自己家裡是沒有問題的。

經過十多天的努力,戴鵬君終於有了這樣的突破,才松了口氣。 只要撤出設備,做一些整理工作,這個清單就完美結束了。

正好是老爺子的死日,他出門去親戚家取東西。 趁著這個空缺,委託人帶著戴鵬俊進屋完成工作。 就算是有客戶帶頭,他也總是小心翼翼的進屋,
“讓你姐姐守在樓下,以防老頭子突然回來。”
“不行,地方很遠,不到兩個小時。” 回不來了。”
女客戶不理會,還一直盯著,一進門就買了保險。

剛進家十分鐘 ,防盜門猛地嘎吱作響,戴鵬君心驚肉跳,兩姐妹也愣住了。他定定的說道,你們兩個一開門幫我擋,我就立刻逃跑。剩下的就是 你家務,好辦。

這個提議又被姐姐否決了,她擺擺手,“不行,房子這麼大,你找個地方躲。”

h] 門開了,老爺子沖進廚房,拔出一把刀,一邊喊,一邊對著兩個女兒拳打腳踢,完全失控了,揮舞著刀,喊道:“還有人嗎! 出來!”戴鵬俊被叫了出來,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在腦海中想出如何處理它。

再用力的話,老爺子都七十多歲了,就算是用刀,想要把他打倒也不是太難。 但這樣做風險極大。 畢竟,在對方家裡,如果被刺傷,對方是正當防衛,但如果老爺子一不小心,這件事就成了刑事案件,必須負法律責任。 他決定示弱。

“你是誰?你為什麼在我家?信不信由你,我刺死了你。我是正當防衛!” 老者用刀指著戴鵬俊。
“師父,你幹嘛這麼說話,”他攤開手,開始胡說八道,“我在路邊,兩位姐姐給了我兩百塊錢讓我上來 並幫助他們看到。”

老頭當然不信,要了他的身份證。 他說身份證是留在酒店裡的,不是他身上的。 老人讓司機開車送他去酒店接。 汽車在路上行駛,戴鵬軍收到了客戶的短信:“小戴,找個機會快點跑。” 幾乎在同一時間,司機接到了老爺子的電話,他踩了刹車,戴鵬君趁機而上。 穿過華泰,沖到馬路對面,然後一路沖過去。 取下電話卡,打車回酒店,離開房間,坐公車逃離市區。

隨後,他回顧了整個過程,發現坑坑窪窪。 老頭手裡的刀,除了一不小心就會造成傷害外,還多次踩到觸犯法律的邊緣。 曾經不是委託人帶他進屋,一旦老人在糾紛中出事,如今已成為全國通緝犯。

後來,戴鵬軍自己開始招收學生的時候,總是先告訴新人,在這個行業你會坐牢,甚至丟掉性命。

“如果你生病了,你會去看醫生。如果你想離婚,你會去找律師。如果 “你懷疑你老公出軌了怎麼辦?能不能找個合法的組織解決?” 戴鵬軍提出了問題。

婚姻調查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需求市場。 他非常認為,社會越發達,這個行業的市場就越大,因為“人在滿足溫飽需求的同時,還要滿足情感生活的要求,才會越高”。 在他看來,私家偵探的職責是在婚姻中發生令人無法忍受的欺騙時提供真相。

2016年,深圳的一位元客戶找到了戴鵬軍。 她懷疑丈夫出軌。 在委託戴鵬君之前,她已經做了一年的心理諮詢。

總計一般來說,丈夫的行為並不算太反常。 他正常上下班通勤。 他們有一個一歲多的孩子。 他通常週末都呆在家裡陪孩子,是一個非常敬業的爸爸。 有了孩子後,夫妻倆分房睡,夫妻生活減少不少,但也不是沒有。 一切似乎都很合理。 基於女人的第六感,她總覺得有問題。 老公說她多疑,安撫她,甚至陪她去看心理醫生,配合她治療,讓她安心。 但疑慮每天都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無法消失,幾乎要把她折磨瘋了。

心理醫生也無奈,建議她找私家偵探。

這對夫婦不到30歲,都是公司上班族,收入還不錯。 他們在深圳外環買了房子。 妻子的家庭條件稍好一些,公公開著自己的車去找女婿。 老公是個“鳳凰男”,通過努力在城裡站穩腳跟,月薪達到兩萬。 根據客戶的描述,老展會不會遲到,週末在家。 戴鵬軍隨後初步安排了為期五天的觀察,他的工作重點是調查在工作期間單獨與他接觸過的人。

一天早上,戴鵬軍又跟著目標車來到了單位。 他在單位門口一直待到下午2點,男目標出現。 走在他身邊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兩人一起上了車。 兩人離開了單位,保持著正常的距離。 初步判斷,他們是同事。

但後續還得繼續。 戴鵬軍開著男目標的車跑了好幾個地方,都是和他事業有關的工作場所。 臨近下午4點,車子突然開到了一家涉外五星級酒店。 他們把車停好,進了旅館。

戴鵬君等了一會兒,把車停好,走進了酒店。 進入陌生的地方,不適合四處張望。 最自然的行為是直視前方。 他一掃,就看到了坐在咖啡吧沙發上聊天的男性目標和女性。 女人側身而坐,面向男性目標,眺望遠方。 她的眼睛精明銳利,不是小員工的眼睛,而是領導的眼睛。

戴鵬君轉身站在花架的鏤空隔板後面。 他將背包背到胸前,將開啟的相機放在包裡,拉開拉鍊,露出相機鏡頭。 他調整好角度,開始拍攝。

他們平時喝茶聊天都很正常。
鏡頭並沒有停下,拍了拍,突然間,男目標抿了抿嘴。然後,女人俯身,揚起嘴吻了上去。

那短短的一秒,讓戴鵬君無比激動。
但他表面上很平靜,繼續正常射擊。 過了一會兒,他們又接吻了。
他在心裡分析,兩人應該是老情人的關係。 他們並不急於打開房間,只是喝茶聊天,很放鬆的約會。 而在公共場合自然地接吻,則說明這已經是一個熟悉而常見的動作。

戴鵬軍給客戶打電話,如實告訴了她調查的情況。 她在電話裡崩潰了,哭不出來。 最終,女客戶與丈夫攤牌,丈夫終於承認出軌。 老公說,想了想,最後還是沒有離婚。 很難說他是否和這個女人分手了。 女人是他的上司,這段出軌的關係牽扯到利益,不容易斷。 如果你選擇辭職,可能很難找到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

對於女性客戶來說,婚姻照常進行,但這種裂痕可能永遠不會被填補。 這個真相相對于她的意義,是要她去確認,不是她多疑,也不是她瘋了。

合肥一位元女客戶與丈夫分居兩年。 他們有一個已經十幾歲的女兒。 她覺得拖延很無聊,打算離婚。 她給戴鵬軍打了電話,讓他每晚查一下她丈夫住在哪裡。 她聽說他在外面生了一個男孩,正在上幼稚園。

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婚姻調查。 戴鵬軍在男人的工作場所追上了他的車。 白天,進出只是正常的工作,晚上下班後,車子開進了別墅區。 透過別墅的窗戶,他看到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 孩子1歲左右,還抓著他的手,穿著小女孩的衣服。

蹲了幾天,發現車位上停著一輛自始至終都沒有動過的車。 他猜測是這棟別墅裡一個女人開的車。 他把車牌號提供給客戶,她查到了車輛資訊。 這是一個女人的名字,註冊位址是一個農村位址。

果然,三天后,男目標去了農村位址——那是女方的娘家。

調查中那個女人和男女關係的資訊出來的很快,委託進行的很順利,快要結束了。 剩下的工作就是調查男性目標去過的其他地方。 沒想到,在這次調查中,又發現了另一間公寓。 住在裡面的女孩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 還有一個1歲左右的小女孩。 女孩的媽媽也住在這裡。 也就是說,在婚姻期間,客戶的丈夫找到了一個小輩和一個長輩,一個買了別墅,另一個買了公寓。 雙方見了長輩,生下了孩子。 他已經形成了兩個非常穩定的“家庭”。

戴鵬君從蹲下觀察到的行為反應推斷,小三應該知道小三的存在,但小三不一定認識別的女人。 他將調查結果和推理分析交給了委託人。 對於委託人來說,這段婚姻早就失去了這種關係。

調查的真相對她來說完全是離婚談判或訴訟的籌碼,在夫妻財產分割中非常重要。

戴鵬君當了十七年的私家偵探。 他在婚姻中看到了太多的欺騙和真相。 他說,婚姻是一種複雜的關係,不僅僅是感情,還有利益交織在一起。 有的夫妻因為利益不能結婚,有的夫妻走到了盡頭,只剩下利益的鬥爭。 婚姻是利益的交集。

也許在某種程度上,這就是婚姻的真相。